258文学网免费为大家推荐忧郁蒙娜丽莎免费阅读推荐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仙侠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架空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排行榜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婆媳关系 风情岁月 処女义工 失爱之夏 放纵小镇 征服公公 母上攻略 初赴巫山 完本小说 热门小说
258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忧郁蒙娜丽莎  作者:云希眉 书号:8554  时间:2017/2/3  字数:4860 
上一章   ‮章五第‬    下一章 ( → )
“兰芝,我想和你谈一谈。”至刚在电话里说道,语气显得有点迫切。

  “你来啊!我在家等你。”兰芝应道。

  “不,我想到外面谈,中午一起吃饭吧?”

  兰芝迟疑了一下,实在不明白有什么需要这么慎重的找她出去谈,但也没多问就答应了下来。

  “好吧!你来接我吗?”

  “对,我等一下马上过去。”

  兰芝稍微打扮一下,坐在客厅里等至刚来接。

  “你想吃什么?”上车之后至刚问她。

  “都可以,你决定就好。”

  “那就去吃西餐吧!”至刚开车上路。

  “你想找我谈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和你谈谈而已。”至刚尽量用平静的态度面对她。

  经过一夜的思考,他的情绪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他料想得到兰芝可能不会说出实情,他该用什么方法突破她的心防?

  兰芝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便沉默下来。

  “红姊,朱先生来了。”小雅进来通知她。

  “好,我马上出去。”悦红又对着设计图画了两笔,看一看,便将那张草图掉了。

  整个早上她一直无心工作,不是频频看表就是七八糟的想着与他有关的事,勉强坐下来想着朱玫芳的礼服,却怎么也抓不住感觉,令她十分丧气。

  她不懂为什么自己这么容易就被他所吸引?还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似的为他神魂颠倒,她几乎不停的警告自己,一定要控制自己的情感,千万不要把自己弄得太难堪,无奈却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她真恨自己的意志薄弱。

  悦红拿起皮包,跟自己生闷气的从工作间走出来,朱利文立刻捧着一束花上来献给她,宛如爱情戏中的男主角般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令她再也生不起气来。

  “小雅,替我把花起来。”她把花交给小雅,吩咐道。

  在无数羡慕的眼神下,悦红带着几许虚荣的和朱利文飘然离开,她决定暂时抛开所有的顾虑和牵绊,尽情的享受一次难得的约会。

  也许这就是女人的天,明知道不可以发生的事,偏偏自欺欺人的放任情感去发展,悦红忍不住的暗骂自己。

  “你到底有什底事想和我说?”兰芝再次挑明着问。

  至刚叹了口气,除了直接提出问题,他实在不知道该和她从何谈起。

  “我想知道一个答案。”

  “什么答案?”兰芝的语气感起来。

  “你答应对我说实话吗?”至刚用一种忧伤的眼神凝望着她。

  兰芝有点心虚的垂下眼脸,不太自在的回道:

  “有什么不能说实话的?”

  “你和秉辉的婚姻就欺骗了我。”

  “都过去的事了,还提它作什么?”兰芳显出惊慌退避的神态。

  至刚却坚持道:“你总是欠我一个代。”

  “我不是早就说得很明白了?这需要代什么?”兰芝避开至刚灼烈的眼神,心慌意的说道。

  “要我拆穿你的谎言吗?你之所以会嫁给秉辉,是因为秉辉车祸成残,你觉得自己有责任,想要赎罪,对不封?”

  兰芝神情激动的否认“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秉辉的车祸是发生在我们结婚之后,我选择他纯粹是因为我们家世相当,我…我是因为一时胡涂,才会和你私奔的。”虽然他们坐的是角落的位置,情急之下,她完全忘了该低音调说话。

  至刚根本完全不把她的话听进去,迳自提出疑问:

  “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就是悦红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

  兰芝怒声道:“你少胡说,悦红怎么会是你女儿?”

  至刚将兰芝的失态全看在眼里,心头愈加笃定起来。

  “不是吗?一个半身瘫痪的男人,怎么可用会有生育能力。”

  “我们…自然有办法的。”兰芳急着解释,没想到却出了语病。

  至刚随即一语道破:“你不否认秉辉的车祸是发生在你们结婚之前了吧?”

  悦红跟着朱利文走进这家装潢高雅的西餐厅,在服务人员的带领下,走向他事先预定的桌位,那是一个临窗的位置,窗外一片泉,荷叶田田,锦鲤悠游,看得人神清气

  悦红才一坐下来,几乎立刻发现母亲和姜伯伯坐在不远的角落,她的神情有着掩不住的尴尬。

  “怎么了?”朱利文感的询问。

  “没什么。”悦红不自在的笑了笑。

  她该过去和他们打招呼吗,这下不是得被他们笑话了?可是看样子他们好像专注于谈话,并没有注意到她,还是先按兵不动吧!

  “这个位置视野很好,可以让人完全放松心情。”朱利文介绍道。

  悦红虚应的点头微笑,忍不住的留意着母亲那边的动静,他们看见她了吗?

  “为什么?你一定要追问这些?为什么?”兰芝几近崩溃的捧着头,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我只想知道悦红到底是不是我女儿?”至刚的语气和着几许痛苦。

  “你根本不需要知道,这对你也没有任何意义。”兰芝哽咽的回道。

  “你这样说好残忍,她毕竟是我的骨,我难道连知道真相的权利也没有吗?”至刚悲抑的道。

  兰芝泪满面的道:“知道了又怎样?你自己也有儿有女的,还差悦红一个吗?可是她却是秉辉的心肝宝贝,你忍心将她带走?”

  “我并没有带走她的意思,何况悦红也已经长大成人,她会有她自己的思想,这是谁也左右不了的。”

  “那么你又何必要求一定要知道真相?”

  “这是每一个父亲都会想知道的答案,不为什么,只为那一份永远割舍不了的血脉亲情,你懂吗?”至刚语重心长的说道。

  如果悦红真的是他的女儿,那么他爱护她的心情就会截然不同,不管他和悦红能否相认,在他们的身体里面总是着相同的血

  兰芝悲伤的低泣着,她内心的痛苦有谁了解?在命运的捉弄下,她无法嫁给自己所爱的男人,为了赎罪她赔进自己一生的青春与幸福,二、三十年来,她每天活在一种精神的折磨下,她并非神圣,哪能真正忘怀那唯一刻骨铭心的恋情?她只是一再的用道德的力量压抑自己,表现出一种贤良母的风范,而她心里的无奈,是无人能懂的。

  “我还是不能告诉你什么。”兰芝一面用面纸拭泪,一面控制自己的情绪“请你考虑一下秉辉的立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她拿起皮包站起身,准备离开,至刚也跟着站起来黯然的道:

  “我送你回去。”

  见到母亲和姜伯伯准备离开,悦红慌张的侧过身,等着他们走过,希望他们不会发现她。

  朱利文知道她在躲人,便对着走过的那对男女多看了两眼,目送他们结账离去。

  “他们走了。”

  悦红却仍低着头,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若无其事村坐庄这里,她究竟是谁的女儿?

  “你想离开吗?”朱利文体贴的问道。

  他是在发现悦红的神情有异之后,才留意起那对男女的谈话,虽然隐约倒也听了个大概,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巧合的事,悦红在知道自己的身世隐密,心理的刺必定不小。

  悦红木然的摇摇头,面对着原封不动的美食,她完全没有半点胃口。

  他考虑了一下,决定保持沉默,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吧!如果悦红不主动谈起,他最好还是别介入,以免侵犯她的隐私。

  半晌,悦红突然又改变主意的道:

  “我想走了。”

  “走吧!”他没有第二句话的站起身。

  “对不起,我破坏了气氛。”上车之后她对他道。

  他笑了笑,问道:“你要回公司吗?”

  悦红迟疑了一下,才点点头,神情有着几许茫

  他送她回到公司,然后给了她一张名片。

  “如果想找人陪你的话,随时可以打电话给我。”

  “是你跟至刚说的,对不对?”兰芝将丈夫推进书房里,关起门来问他。

  “说什么?”秉辉望着站在面前的子,明知故问。

  “当然是说我们的事。”兰芝语气沉重。

  “他对你说什么吗?”

  “他已经猜到悦红可能是他的骨。”兰芝的眼里又泛起泪花。

  秉辉安慰道:“他知道了也没什么不好,他总是悦红的亲生父亲啊!”兰芝激动的道:“你为什么就是不了解?把真相揭出来,对大家都没好处的。”

  “你没把真相告诉他吗?”

  兰芝凄然回道:“我要怎么说?悦戏知道了,心里又会怎么想?”

  秉辉感慨的说道:“造成这种结果是命运的安排,我想悦红应该能谅解的。”

  “不知道就没有烦恼,悦红好不容易走出胎记力阴影,我们何必再把她的生活搞?”兰芝顾虑的道。

  悦红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孩子,遇事难免钻牛角尖,站在母亲保护子女的立场,她宁愿永远隐瞒这个秘密。

  悦红步伐沉重的踏进家门,她的心头笼罩着厚厚的霾,令她再也轻松不起来。

  母亲中午的那一番话虽然没有讲得很真确,但意思也已经够清楚了,她并不是父亲的女儿,她是母亲和姜伯伯的私生女。

  私生女,她终于明白她脸上的印记是一种羞的符号,也可以说是上天对母亲不贞的惩罚,结果是报应在她身上,她该恨谁?

  “回来了,想吃点心吗?”母亲脸上带着惯有的慈蔼笑容,完全看不出任何异常的情绪。

  她突然对母亲产生一种厌恶的感觉,母亲脸上的表情仿佛只是一张虚假的面具,如果不是让她意外得知真相,她永远不会知道母亲会是这样一个表里不一的女人。

  “爸呢?”她勉强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

  “在书房里。”

  “我去看他。”

  悦红几乎是以逃避的心理从母亲身边走开,她无法忍受那股挥之不去的厌恶,她们母女的感情一向亲密,而现在,她却宁可和母亲离得远远的,最好别碰面。

  她走进父亲的书房,父亲正背对着她,坐在窗前吸烟斗,在国外的那些年,她最思念的就是这股熟悉的气味。

  “爸!”她伏在父亲的跟前,犹如一只向主人撒娇的猫咪般,脸颊轻柔的摩挲着父亲的体,她从没有像此刻这么同情过父亲,他应该知道她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吧?可是他却如此的疼爱她,从小到大,他没有对她说过半句重话,即使是亲生父亲,也不过如此吧?

  “你好像有心事?要对爸说吗?”父亲轻抚着她的头发,充满慈爱与关怀的问她。

  她摇了一下头,停顿了半晌,才用一种感动的语气对父亲道:

  “爸,我好爱你。”

  “怎么会突然这样说?”

  “过去我一直没机会表达,现在我想让你知道,你是我最爱的一个男人,我永远不可能像爱你一样的去爱别的男人。”她呢喃诉说着对父亲的敬爱。

  “那可不行哦!”父亲用幽默的语气回道:“爸是不可能娶你的,难道你想一辈子当老姑婆?”

  “我愿意一辈子留在你的身边孝顺你。”

  “傻女儿!爸不可能照顾你一辈子,好好找个男人嫁了,让爸早点了一个心愿。”父亲爱怜的说道。

  悦红静静的蜷伏在父亲的身畔,脑海里想着姜伯伯。往后她该如何面对他?   
上一章   忧郁蒙娜丽莎   下一章 ( → )
258文学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忧郁蒙娜丽莎免费阅读,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忧郁蒙娜丽莎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看忧郁蒙娜丽莎免费阅读,就上258文学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忧郁蒙娜丽莎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阅读网。